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资讯 > 正文
旧拓片再现百年前卧龙岗十景
2020-06-28 19:53:11

据河南商报消息,虽然说油画以写实取胜,但中国传统工笔画也可以惟妙惟肖。本次鉴宝会上一位藏友带了幅高约2.75米的清代官员画像,从人物形象到衣服饰品真实感都非常强。

清代一品武官画像

为打开这幅高约2.75米的官员画像,上周六河南商报鉴宝活动现场,专门腾挪了一块地方将四张长条桌子并起来。当画幅慢慢展开,其惟妙惟肖的画面立即引起了一片赞叹之声。

乍看人物身上深蓝色绸缎衣服没什么特别,但迎着光线会发现有绸缎柔和的光感,衣服上的皱褶也清晰可见,绸缎上还有大片团花的暗纹。此外,为了表现衣服上的麒麟补子以及地上铺的地毯的毛绒立体的质感,这部分的花纹大面积采用了小点构成花纹的方式,繁复的麒麟花纹,都是用一个个米粒大的彩色小点绘制出来的。

即使具体到靴子底、踏板上的大理石这些细节,都不马虎了事,大理石黑白相间的花纹,一层层渲染完成,非常有立体感。而靴子白色的底部,也并不是用白色颜料简单平涂。此外,颜料的使用也非常讲究,人物服饰上的一些金丝就是用拌着金粉的颜料绘制的,而并非以近似金色颜料充数。

■ 专家点评

安顺(河南省收藏协会书画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清代照相机和录像机还没有发明出来,要想记录当时的人物和事件就只有采取绘画的手段,除了末代皇帝溥仪赶上了照相机时代而留下照片以外,清代其余皇帝、后妃以及文武功臣都有画像存世。绘画能起到文字记载无法替代的形象的作用,因此皇宫中就有许多宫廷画家来为当时的王公贵族以及当时重要事件绘画,在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代这一点儿尤为突出。

宫廷画的一个特点就是不计工费、用料考究,这么大的一幅画中,大面积点画用以表现地毯、人物衣服上刺绣的质感,以及绘制精美的绸缎上的暗纹,都说明这幅画的完成要耗费画师大量的精力,一些宫廷画师甚至耗费一生的时间为一位贵族画像。

像这样的高度达到2.75米的大幅画像,一般是挂在祠堂中供祭祀使用,从官员身上麒麟补子可以看出,画像上的这位官员应当是一品武官,在当时也应当是荣极一时的人物,不过由于画面上没有留下文字,这位藏友也无法考证出这幅画的流传顺序,因此这位清代一品武官到底叫什么名字已无从考证。

百年前的卧龙岗全图

百年前的卧龙岗是什么样子,一位藏友带来了当时一张卧龙岗的“照片”。这张“照片”源于一座碑的拓片,从拓片的纸质看,这件拓片应当是民国时期制作的。

拓片的左上角有阴文的“卧龙岗全图”,旁边配有《梁父吟》。中间画面上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古柏苍松,茂林修竹,武侯祠,伴月台,古柏亭等“卧龙岗十景”都用文字标出来。看来那时候卧龙岗的形制已经与今天大体相同,但据一位在卧龙岗上研究过石碑的藏友说,现在卧龙岗上的景点比这件拓片上的要多一些,而这块碑现在在卧龙岗上已经找不到了。

这件拓片为开封书法家桑凡所赠,这位藏友一直珍藏在家里,由于历经时间久长,拓片中间对折部分损坏了一些,但整体画面的完整性还不受太大影响。

■ 专家点评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前《出师表》中的这句话,让三国著名政治家、军事家诸葛亮“躬耕南阳”的故址卧龙岗,为历代文人学士所敬仰。为纪念诸葛亮,从魏晋时期开始,就有人在卧龙岗上修建庵堂祭祀,唐宋时期,卧龙岗诸葛庵已经闻名天下,卧龙岗景致的雏形也初步形成。

而现在卧龙岗保存的古建筑群主要是元、明、清时期的,大家比较熟悉,也是在这张拓片上展示出来的“卧龙岗十景”,即草庐、古柏亭、梁父岩、抱膝石、伴月台、老龙洞、野云庵、诸葛井、躬耕亭、小虹桥,是清代康熙五十年(1711年)知府罗景主持重修武侯祠时留下的。他当时依照前人传下的“龙岗全图”复建了“卧龙岗十景”。

故拓片左上角的那首《梁父吟》,也与诸葛亮有关,据《三国志·蜀书》中《诸葛亮传》记载,“亮躬耕陇亩,好为《梁父吟》。”《梁父吟》是中国古代山东一带流传的民谣,内容记述的是春秋时代齐国宰相晏婴以权谋帮助齐景公除掉功高震主的三大权臣的故事,而诸葛亮喜好《梁父吟》的原因,历代也是猜疑不断,有人说诸葛亮本是山东琅琊人,唱山东的民谣可能是为了怀念家乡,还有一种说法是,他吟诵《梁父吟》是表达自己政治上的感叹。

虽然有所残破,但河南商报鉴宝专家安顺认为,这张制作于百年之前的拓片,由于原碑已经找不到,因此除了艺术价值以外,还有很大的文物价值,让人们可以了解到卧龙岗的变迁,了解卧龙岗文化。

责任编辑:中艺

相关新闻
华奇百姓网